“反全球化”浪潮下国企外国并购应学会精通复杂地形

2020-03-18 01:34栏目:财经报道
TAG:

原标题:中国企业跨境并购发展迅猛 专家提醒把控节奏、修炼内功

近几年来,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逐渐加快,中国企业境外并购案例数急剧上升,尤其是今年以来,中国企业境外并购出现井喷。但同时也要看到,伴随着越来越多的黑天鹅,中国企业境外并购失败的风险在上升。在近日举行的中国并购合作联盟并购高峰论坛上,多位专家与业界人士就中国企业境外并购过程中应注意的问题与困难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解决之策。

2016年各大数据证实,中国成为全球最大收购国。

中新网北京12月17日电 今年以来,中国企业境外并购出现相当程度的“井喷”现象,引发舆论的广泛关注。在此间召开的2016中国并购合作联盟并购高峰论坛上,与会专家普遍提醒,随着国际环境日趋复杂,参与跨境并购的中国企业应注意练好“内功”,把控并购节奏,切忌一哄而上。

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表示,近年来,跨境并购成为中国并购市场持续的热点。今年前三季度,中国跨境并购总额1739亿美元,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跨境并购最大收购国。中国企业和中国资本正在深刻影响全球产业格局。

中国企业境内外并购风生水起,这其中,不乏上市公司和财务投资者的身影。

中国商务部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月,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62个国家和地区的7020家境外企业进行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9619.3亿元人民币,折合1459.6亿美元,同比增长53.3%。另据全球金融数据提供商迪罗基的统计数据,前三季度中国跨境并购总额1739亿美元,同比增长68%。这意味着,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跨境并购最大收购国。

原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霍建国指出,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19月份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已经超过了前两年增长53%的高速水平。他认为,这是多种因素驱使的。首先,中国经济发展进入到参与国际竞争的阶段,我们现在转型升级参与国际高端价值链的竞争是目前企业加快发展,提升竞争力的一个捷径,兼并收购会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据汤森路透和普华永道的数据,2016年前三季度,仅上市公司海外并购交易数量占比超过56%,民企下属的投资基金、金融机构及政府主导的基金进行的海外并购交易金额占财务投资者海外并购交易金额的近七成。

对此,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表示,近年来,跨境并购成为中国并购市场持续的热点,中国企业和中国资本正在深刻影响全球产业格局。与此同时,洪崎提醒,必须看到,当前全球经济形势并不稳定,成熟市场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复苏缓慢,新兴市场遭遇挑战,孤立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世界范围内似乎出现了一种“反全球化”的浪潮。

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认为,大量中国企业纷纷参与跨境并购有多方面原因,企业可以通过跨境并购在海外投资中充分使用盈余资金,获取知识产权,并锁定海外资源与市场。巩固自身市场地位、寻找宏观低息环境、海外避税是跨境并购的主要动力。他称。

随着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货币篮子,人民币汇率变化预期将更加市场化,中国企业倾向于寻找与自身发展理念相契合的海外企业进行并购,绿专资本在获得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同时,分散货币等风险。

对此,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亦表赞同。霍建国指出,在复杂多变的国际经济形势下,企业海外投资兼并面临的风险是多方面的,企业要关注并学会把握和驾驭国际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同时要制定完整的投资计划,一定要全面了解投资目的国的政治、法律、经济状况,并对这些发展变化有一个准确的判断,以避免大规模投资后经济形势逆转带来的严重损失。

洪崎同时提醒,中国企业跨境并购过程中需要注意,全球经济形势并不稳定,成熟市场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复苏缓慢,新兴市场遭遇挑战,孤立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世界范围内似乎出现了一种反全球化的浪潮。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民间投资下滑、跨界并购和借壳上市等审批收紧、对外投资和外汇流动管控严格、一定程度上又给目前火爆的并购市场降了温。

全球配置分散化投资成为必然

尽管今年中国海外并购发展迅猛,但也有不少与会人士指出,参与跨境并购的中国企业应注意练好“内功”,把控并购节奏,“蹄疾还得步稳”,切忌一哄而上。在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看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也许不缺钱,但是缺经验,在外部环境急剧变化的时候,企业更要正视这一点并努力改进。“大部分企业第一次到海外并购,项目经验是非常缺乏的。所谓项目经验包括企业去搜索目标、设计交易结构、交易条款、估值、净值调查、谈判、审批流程等等一系列流程方面,中国企业总体来说经验是非常缺乏的。”

清华大学法学院郑裕彤讲席教授高西庆表示,中国企业走出去已经很多年了,最近几年一直非常热闹,当前正在大规模走出去的时候碰到了新的世界形势,不管是英国脱欧,还是美国新总统上台,再加上巴黎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抬头,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挑战显然更为严峻。

“资本市场不能说仅为自己而发展,还要解决问题,才能不脱实向虚。现在国内在整合传统产能,如果将来80%的产业都是服务业,就不会有雾霾了。今天中国企业去并购,最重要的是,投资要和13亿的消费者市场相结合,不能结合就别投了。海外投资要有战略,过去十几年都是资源、能源类,现在主要是高科技、制造业、消费类,这三类投资都是瞄准本国市场。”日前在中国政法大学的一次内部讲座上,中投公司副总经理祁斌阐述了他所理解的战略路径。

而企业练好这些内功的基础是人才储备,在跨出国门之前,要广纳“国际化”人才。胡祖六指出,必要的人才储备,并购本身至少从对资本市场基本的操作经验、对净值调查能力,更重要的是并购之后怎么去整合,就需要国际化的人才管理团队,你是不是有,买回来怎么办。

胡祖六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面临诸多障碍,企业应该吸取其中的经验和教训。

“没有战略的企业会输得干干净净。”祁斌说。

对此,中投公司原副董事长高西庆亦持相同意见。高西庆表示,国际环境固然直接影响中国企业跨境并购,但跟外因相比,中国企业内部机制的调整显得更为急迫和重要。“除了在经验上、文化上、人才上、机制上有所调整之外,呼吁我们整个机制要朝着能够真的让市场作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力量,向着这个方向努力,我们才会真的有前途。”

首要障碍是中国企业普遍缺乏海外收购项目经验。经历了过去几轮全球并购潮,欧美和日韩的跨国公司在海外并购项目上已经具备很多经验。但中国这几年除了少数几家公司,比如万达、复星和海航,大多数企业都是第一次到海外并购,项目经验非常缺乏。

祁斌曾在华尔街高盛集团等投资银行任职,2000年起在中国证监会任职,具有16年的国内监管工作经验,2016年调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

民生银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杨毓则认为,作为参与海外并购的金融机构来说,如何形成差异化、有特色的核心竞争力,成为致胜的关键。一方面,商业银行需要重新定位自己在并购整合中的角色,发挥在资金、信息等多个方面的优势,以融资安排为抓手,开创原创性的并购交易,实现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的有机结合。另一方面,商业银行需拓展对并购客户的服务深度和广度,利用商业银行在信息等方面的优势,打造与优质企业共同发展的核心“朋友圈”,将商业银行融资风险控制与企业长远发展有机结合起来。

其次,在政治和监管风险方面,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中也面临短板。中国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如果收购主体是一家国企,对欧美国家来说,会认为收购有政治目标而非商业动机,自然会产生抵触情绪。同时,中国买家还存在着对标的公司国家政治、法律和监管框架了解不够,对可能遇到的政治阻力和监管障碍认识不足问题。胡祖六举例称,几年前,中海油并购美国优尼科石油公司,结果被美国国会以国家战略利益的理由否决,即为典型案例。

绿专资本认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海外投资热点领域的转移,揭示出正在悄悄发生的中国经济转型的背景。

第三项障碍来自企业财务风险,收购可能给买方造成经营现金流压力。海外并购带来的财务风险,跟交易中对标的公司的尽职调查、交易结构的设计和收购谈判等因素密不可分。在TCL收购法国汤普森的案例中,这项收购令TCL财务上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没有足够能力偿付利息,企业陷入很大的财务压力。

日本有一家做高尔夫球杆的品牌企业,10年以前快倒闭了,一位清华的毕业生找到3家温州PE把这家日本企业收购了,但日本方面不同意换品牌和迁移工厂,只把营销渠道放在了中国,结果前年和去年的营销都增长了57%,于是该公司希望到中国A股上市,一看有700多家在排队,结果忍痛去香港上市,获得了超过10倍的回报。

第四项障碍是政府和国内行政审批的不确定性。企业海外并购需要通过东道国和本国政府的监管审批。这直接影响到交易的确定性。在海外,来自中国的公司经常容易受到东道国政府怀疑动机不纯、有政治目的,国内政府审批层面也有很多不确定性。因此,中企经常要被标的公司和投行质疑可信度。

通过这个并购案例,祁斌指出,“海外并购成功的要素,必须和中国市场有协同效应,必须能够落地和整合,必须带到A、H股上市,必须让对方受益。”

霍建国也提醒,中企进行海外并购要注意控制节奏,在复杂多变的国际经济形势下,企业海外投资兼并面临的风险是多方面的,企业要关注并学会把握和驾驭国际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同时要制定完整的投资计划,一定要全面了解投资目的国的政治、法律、经济状况,并对这些发展变化有一个准确的判断,以避免大规模投资后经济形势逆转带来的严重损失。

从数据来看,现在的中国企业收购主要在欧美市场,民营企业是海外并购的主导者,按交易数量衡量,活跃度接近国有企业的5倍;财务投资者活跃度增长明显,交易数量是2015年的2倍。

版权声明:本文由十博体育发布于财经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反全球化”浪潮下国企外国并购应学会精通复杂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