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报道:王亚伟清盘引震动 公奔私基金经理压力大欲回流

2020-02-27 04:33栏目:财经报道
TAG:

王亚伟清盘引震动 公奔私基金经理压力大欲回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果这种情况延续,公司快活不下去了。”近日,老王向记者诉苦。三年前,他辞去公募基金经理的职务,借助“粉丝”的力量设立了一家中型私募基金。但现在他表示,如果时光倒流,自己绝不选择“公奔私”。 对于老王的大倒苦水,许多私募基金经理感同身受。在上一轮的短暂牛市中,受“事业”的诱惑,大批基金经理离开公募行业,或单干,或合伙,跳入了私募基金的扩张潮。但始料不及的是,随着A股的深度调整,令他们开始怀念公募基金行业的温暖。

2017年以不菲的身价从公募基金转做私募以后,李华多次向身边朋友吐露自己的压力,坦言“后悔了”。

清盘纷至沓来

此前多年间,像李华这样由公募转向私募的基金经理不少,在一些年份甚至会形成“奔私潮”。

王亚伟的千合资本旗下某产品日前清盘,在私募基金圈引起不小的震动。在交流中,许多私募基金的负责人向记者表达了悲观的预期:在资管新规的约束下,如果A股市场继续低迷,私募基金更大的清盘潮或将到来。 格上理财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全市场私募产品清盘达到4045只,创出5年来新高。另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截至10月底,私募基金总管理规模为12.77万亿,相较上个月,规模下降312.95亿元。这是基金业协会自2015年1月公布私募基金备案数据以来,总规模首次出现下降。 “照这个趋势下去,私募基金行业的洗牌会非常剧烈,不少中小私募可能会倒在黎明前。”老王说。 上海某私募基金的负责人指出,尽管私募基金的激励机制远较公募基金灵活,但其劣势也同样明显,如缺乏雄厚的股东背景、产品发行硬约束较多、存在较高的清盘线等。虽然在牛市的时候收益会高于公募基金,但在熊市的冲击下却很容易陷入生存危机。 不仅如此,相较于公募基金行业严格、透明的管理制度,私募基金行业的灰暗色彩会更浓厚一些。此前,就频频曝出部分“公奔私”的明星基金经理在产品设计和管理费提取上“坑”了客户,让私募基金的形象颇受影响。在市场低迷的时候,这种负面影响令众多中小私募生存更加艰难。

但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这一景况却没出现。

“回归梦”困难重重

根据时代财经统计,2019年全行业“公奔私”只有3人,其中有投资经验的仅有1人。

众多中小私募挣扎在“生死线”上,令大批“公奔私”的基金经理们怀念公募行业的美好时光。但是,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公奔私”的基金经理想回流至公募基金公司,困难重重。 上海某公募基金公司高管表示,从业绩情况来看,很多“公奔私”的基金经理在离开公募投研平台后,其投资能力的“光环”就消失了。这表明,在公募基金公司里,投资业绩是整个投研团队通力合作的结果,并不完全是个人能力的展现。所以,对于基金公司来说,现在越来越注重内部人才的提拔,以及整个投资、研究双轮驱动的平台建设,对于明星基金经理的热衷度大幅下降,并不需要引进那些想“回流”的“公奔私”基金经理。 不过,伴随着公募基金公司设立条件的放宽,通过设立公募基金公司的模式,可以实现基金经理们的“曲线回归”。近年来,部分大型私募基金设立公募基金公司,以及基金经理离职后参与设立新公募基金公司的案例屡见不鲜。这些带有“私奔公”色彩的基金公司们,通常会将专户业务作为发展重点,颇有点“公”与“私”相融合的味道。 据《中国证券报》

中逸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逸轩1月7日向时代财经表示,私募的待遇虽然高,但代价也高,“私募基金的客户更加现实”。

“公转私的高峰期已经过去。”同日,私募排排网研究员刘有华向时代财经表示,私募的进入门槛越来越高,私募领域对公募高级人才的吸引力不再。

深圳一位公募基金人士1月6日向也对时代财经说:“公募与私募的生存状态还是有所差别,私募已经不是公募人士的理想选择,甚至近年来出现了‘回流’的现象。”

高薪之下的巨大压力

现实总是“骨感”的。

李华其实算是华南私募业内“公奔私”的代表人物之一,2017年以不菲的身价从北京一家基金公司转入广州一家私募公司。但在与同行交流时,面对大家的艳羡,他却多次坦言“感到后悔”。

在熟悉李华的私募公司高管谢明看来,“李华后悔最大的原因是压力太大。”

尽管李华当时的业绩排名不错,但所去私募的知名度相对较低,因此对投资者的影响力有限。刚开始是该私募所属集团的自有资金运作,但等到要发产品,却遭遇市场行情不景气,面临募资困境。

谢明告诉时代财经,“2017年、2018年资本市场表现不佳,李华所在的私募公司也亏损严重。2019年3月李华在转入私募不到2年的时间之后,无奈选择离职。同年7月他进入深圳一家私募公司,重新开始。”

尽管错过了2019年下半年的行情,但据时代财经了解,目前李华正在与银行商谈托管事项,抓紧在2020年发行新产品。而对于时代财经提出的采访要求,他也通过朋友婉言谢绝,并要求匿名。

李华谢绝采访一事,在中逸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逸轩看来,是意料之中的。

“很多基金经理在公募时较为高调,但转战私募之后则开始低调起来。”张逸轩说。

如望正资产的王鹏辉,在景顺长城时作为公司的明星基金经理,经常接受媒体采访,但出来做私募之后却只是偶尔在个别论坛亮相。

王鹏辉2016年在深圳市私募基金业发展论坛上甚至感叹:“2016年的目标是到年底的时候公司还在,产品没有被清盘。”

张逸轩表示,对于私募基金经理来说,如果业绩做不好,纵然有以往的名声,也很难获得市场和客户的认可。而如果业绩做好了,也就不必再做很多宣传了。而且在激烈竞争的投资领域很难有‘常胜将军’,所以保持低调成为不少‘公奔私’人士的共同选择。”

除了“低调”之外,李华的经历其实反映出了不少“公转私”基金经理当前面临的尴尬。

张逸轩说,虽然私募通常会开出相当高的待遇,而且有相对更加灵活的机制,但私募的基金经理获取高收益的同时也要付出相当高的代价,“其实私募基金的客户更加‘现实’,对于基金经理‘公奔私’的身份背景也不是特别看重,完全就是靠业绩说话。一旦产品表现不佳,或者出现净值回撤,客户赎回是分分钟的事情。”

版权声明:本文由十博体育发布于财经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财经报道:王亚伟清盘引震动 公奔私基金经理压力大欲回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