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重为轻根价值为本 静为躁君须有耐心

2019-11-09 18:43栏目:财经报道
TAG:

  ⊙刘建位

  ⊙刘建位

  一、巴菲特小故事

  一、巴菲特小故事

  巴菲特一直有一个非常大的困惑,格雷厄姆早在1934年就提出的价值投资,如此有效,如此成功,为什么大学里却很少有人教授价值投资?

  巴菲特回忆他20多岁时在为格雷厄姆工作时,他问他的老板格雷厄姆:当一家股票的价值被市场低估时,一位投资者如何才能确定这只股票最终将会升值呢?

  他曾好奇道:“(价值投资)理念看起来十分简单,十分普通平常。价值投资简单得会让人感觉到,好像读大学拿到一个经济学博士学位学到的只是一些简单平常的大道理,完全是浪费时间一样。这也有点像你在神学院花费了整整八年时间进行学习研究,结果老师告诉你,至关重要的不过是圣经里面的摩西十诫而已。”

  格雷厄姆只是耸耸肩,回答说:“市场最终总是会这么做的…从短期来看,市场是一台投票机;但从长期来看,它是一台称重机。”

  二、道德经大智慧

  事实上,价格与价值是股市投资中最主要的一个矛盾,巴菲特认为长期而言价值为重价格为轻,价格最终会回归价值,因此要坚定地寻找股价严重低估价值的廉价超值股,耐心长期持有,必有满意回报,正如道德经所说:重为轻根,静为躁君。

  道德经第35章说: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乐与饵,过客止。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

  二、《道德经》大智慧

  老子在上一章说: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为大。按照大道行事的圣人,万物归附,却不做万物之主宰,而是爱护万物任其自由成长,其胸怀可以称得上极大。坚持这种万物归焉而不为主的形象,始终保持这种形象,普天下的民众都前来投奔。投奔过来的人不会受到任何损害和伤害,能够安居乐业,能够和平相处,能够康泰安宁。美妙的音乐和美味的食物,让路过的行人也会停下脚步。

  《道德经》第26章说: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轻则失根,躁则失君。

  真正的大道本身,说出口来非常平淡,让人感觉十分平常,好象淡得没有什么滋味的食物,根本不像看起美食那么引诱人的食欲;看起来也十分平凡,好像不值得一看的平常事物,根本不像美景那么吸引人的眼球;听起来也十分单调,根本不像美妙的音乐那么动听悦耳。但是大道用起来却会感觉非常有效,而且用了很久之后仍然非常有效,效力好像无穷无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我理解其大意是:重是轻的根本,静是躁的君主。所以君子终日在外行走,却从不离开装满辎重的车辆。虽然路过的地方有繁荣的景观,但是越像燕子轻轻飞过一样,对再美丽的景色也超然置之度外,重新回到自己的老窝。为什么身为拥有兵车万辆的大国的君主会只顾自身一时的冲动而轻举妄动,而轻视做他政权根本的天下百姓呢?轻率的行为会让你失去赖以生存的根本,急躁的情绪会让你失去对自己对事物的控制。

  三、刘建位道解巴菲特

  三、刘建位“胡说巴道”

  1986年巴菲特在与《频道》杂志记者帕特西雅·波尔谈话时,对商学院的教育方式提出了尖锐批评:“商学院非常重视复杂的模式,却忽视了简单的模式,但简单的模式往往更有效。”

  看到武侠小说的都明白为什么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比武时,上盘双臂轻动作快,下盘两腿重动作慢,但是下盘稳是获胜的根本,所以练武功的基本功是扎马步。一旦推动重心,就很容易跌倒,真的是轻则失根。搏斗时,越冷静越防得稳,等到对手急躁出手容易露出大破绽,就可以一击制胜,越急躁越容易失去对局势的控制权,确实是躁则失君。

  大学里讲授的投资理论,运用高等数学复杂的公式进行计算。但巴菲特说:“如果高等数学是必需的,我就得回去送报纸了,我从来没发现在投资中高等数学有什么作用。”巴菲特讽刺大学教授把投资理论搞成非常复杂如同拿着锤子的人看什么都像钉子:“我总是惊奇地发现如此众多的学术研究与技术分析臭味相投,他们关注的都是股票价格和数量行为。你能想象整体收购一家企业只是因为其价格在前两周显著上涨?当然,关于价格与数量因素的研究泛滥成灾的原因在于电脑的普及应用,电脑制造出了无穷无尽的关于股价和成交数量的数据。这些研究毫无必要因为它们毫无用途,这些研究出现的原因只是因为有大量的现成数据,而且学者们辛辛苦苦学会了玩弄数据的高深数学技巧。一旦人们掌握了那些技巧,不运用就会产生一种负罪感,即使这些技巧的运用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甚至会有副作用。正如一位朋友所言,对于一个拿着锤子的人来说,什么东西看起来都像一颗钉子。”

  我们经常说,办事要分清个轻重缓急。投资的关键就是分清轻重缓急。

  巴菲特指出了价值投资与大学里教授的投资组合理论相比非常简单:“来自“格雷厄姆与多德部落”的投资者共同拥有的智力核心是:寻找企业整体的价值与代表该企业一小部分权益的股票市场价格之间的差异,实质上,他们利用二者之间的差异,却毫不在意有效市场理论家们所关心的那些问题:股票买入应该在星期一还是星期二买进,在一月还是七月份等等。简而言之,企业家收购企业的投资方式,正是追随格雷厄姆与多德的投资者在购买流通股票时所采用的投资方式——我十分怀疑有多少企业家会在收购决策中特别强调交易必须在一年中的某个特定月份或一周中的某个特定日子进行。如果企业整体收购在星期一或星期五进行没有任何差别,那么我无法理解那些学究们为什么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研究代表该企业一小部分股权的股票交易时间的不同将会对投资业绩有什么影响。追随格雷厄姆与多德的投资者自然而然根本不会浪费精力去去讨论什么Beta、资本资产定价模型、不同证券投资报酬率之间的协方差。他们对这些东西丝毫不感兴趣。事实上他们中大多数人甚至连这些名词的意思都搞不清楚。追随格雷厄姆与多德的投资人只关心两个变量:价值与价格。”

  投资中,何为重,何为轻?大多数人只是短线投机,只重视眼前的价格不轻视内在的价值,而巴菲特是长期投资,所以他把价格看得很轻,而把价值看得很重:“我们的股票投资高度集中于根据以下三个标准选择出来的少数几家公司:具有良好的经济特征,管理层能力很强又诚实可信,买入股票的价格与公司对一个私人所有人完全控股的价值相比很有投资吸引力。当我们寻找到符合以上三个标准的公司股票时,我们的想法是持有很长的时间。由于我们运用这种投资策略,所以股票市场的波动对于我们几乎没有什么重要意义——除了能够给我们提供买入良机之外——但是企业业绩表现对于我们却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让我们非常高兴的是,我们现在股票投资规模相当大的公司在经营业绩上实际上都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

版权声明:本文由十博体育发布于财经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巴菲特重为轻根价值为本 静为躁君须有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