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国基金饶刚:债券投资是时间的哲学

2019-11-08 09:12栏目:财经报道
TAG:

  证券时报记者 张哲

  富国总经理助理饶刚谈如何驱动顶尖固定收益团队:视野、团队和风控 三者缺一不可

  过去的十年是国内债券市场蓬勃发展、结构不断优化的十年,同时也是债券基金从蹒跚学步到初露锋芒的十年。

  经济慢行使得投资人的风险偏好下降,债券类基金今年以来需求上升,规模快速扩张。而这背后的支撑因素利率市场化,给债券市场、债券基金的投资又将带来哪些影响?证券时报记者日前采访了富国总经理助理、固定收益部总经理饶刚。

  如果扳指头数一下,业内最强的固定收益团队的名字里一定有富国基金。尤其是信用产品研究和上市产品创新方面,富国的行业地位非常超前。从业内首只封闭债基到首只分级债基,再到业内最全的产品线和一流的中长期产品业绩,饶刚率领的团队一直站在业内前列。

  “记得2003年加盟富国时,国内债券市场总规模仅3.5万亿元,而且结构十分单一,约90%的规模集中于国债、政策性金融债等利率产品。债券基金更是寥若晨星,全市场加起来也不到10只。那时债券投资更像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债券投资人更像是孤独的舞者。”富国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饶刚指出。

  利率市场化初期

  因此,在2012年末聆听饶刚对于行业和市场的看法,无疑极有裨益。在全行业多数认为债市大牛市难以短期重现的时刻,饶刚却认为:一个蕴含着巨大机会的新时代正在启动。

  但十年时光足以改变整个债市结构,也改变了很多人的投资思路。截至2012年底,国内债券总规模已经突破26万亿元,公司债、企业债等信用产品已经可以和国债、金融债等利率产品分庭抗礼,债券基金发行更是如火如荼。

  利于债市扩张

  ⊙本报记者 周宏

  债券市场的迅速发展使得传统的、自上而下的利率债投资思路很难适应信用债的挖掘。为此,富国基金的债券团队率先形成了以宏观研究为指导的、自上而下的灵活配置风格,以个券研究为基础的、高收益信用债券投资风格。

  饶刚认为,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利率市场化是长期的过程,而中国还处在利率市场化初期,中长期有利债市发展。“从美国的经验来看,上世纪80年代利率市场化完成后,债券融资规模获得飞速发展。很多优秀的企业从之前的贷款转向了债券市场直接融资,为债市的发展提供了机遇,也将孕育更多的创新型产品出台,从而扩大基金公司可投资标的。”

  视野

  这两类风格分别以富国天利和富国天丰为代表,得到了市场的反复验证。根据天相数据统计,截至去年底,富国天丰最近三年实现25%的收益,在全市场557只基金中排名第一;富国天利成立9年来,也已实现近150%的收益。

  “今年债市行情的演变,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利率市场化的变化,对债市而言,未来几年是很好的市场。”饶刚认为,中国经济减速意味着赚快钱的年代已经过去,各方投资人对于风险的偏好在下降,债券类资产的需求在上升。事实上,风险偏好下降的趋势不仅仅发生在中国,在全球也出现了同样的趋势。

  2012年是大时代的开端

  从国外经验来看,美国的利率市场化催生出规模庞大的信用债市场,信用债占整个债券市场的比例从50%提升到70%~80%。而我国才刚刚进入利率市场化的第三个年头,因此,债券基金的发展也才刚刚拉开序幕。

  饶刚还表示,随着信用债市场的发展,严控信用风险是未来债券投资最核心的因素。

  饶刚对于未来几年固定收益市场的机会极为看好。看好的不仅是固定收益产品的市场机会,而且还有“利率市场化”起步后引发的制度机会。

  饶刚指出,未来几年,我国必然要面临宏观经济去高增长的过程,加上利率市场化导致资金收益率需求抬升,导致市场上各类投资者投资偏好发生改变,因此需要一个强大的债券市场作为支撑,这就必然为固定收益类的财富管理行业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信用分析能力

  在饶刚看来,固定收益产品正在走向“发展大爆炸”。其推手则是正在悄然启动的“利率市场化”的大潮。银行理财产品在两年间发展到十万亿之时,利率市场化第一阶段的“小试牛刀”。未来会有各类形式的海量的固定收益产品诞生和发展,期间将产生诸多风险收益组合形式的产品。

  “但我们一直坚信,债券投资是一场关于时间的哲学,我们从不刻意追求短期排名,关键是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尽力做到超额收益的最大化。我们将继续怀着一颗谦卑的心,不断向市场学习,向同行学习,尽可能为投资人提供持续、稳定的绝对回报。”饶刚如是评价。

  取决于团队

  他判断,仅就单纯的债券市场而言,未来几年依然是很好的投资领域。中国经济增速的台阶式下降、利率市场化的双重动力,都会给债市提供机会。经济的相对低速增长,会让债市受到鼓舞。

  (文/高山)

  今年以来,一些信用债券遭遇信用级别下调,尽管后期成功兑付,但信用债市场风险已经逐渐暴露。饶刚认为,市场初期规模小,很多风险点会被隐藏,但随着市场规模逐步扩大,信用风险会愈加明显,对应的收益率差别也会很大。

  而利率市场化的过程,则令得债券市场的走势和以往呈现不一样的格局,这也是2012年债市行情演变的重要特征。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信用分析能力,是固定收益投资成败的关键。不管是何种固定收益类的产品,都离不开信用判断。这不仅仅是基金经理个人的工作,而是取决于团队。当市场越来越成熟之后,通过宏观波动做趋势的难度就会越来越大,信用分析更加重要。”饶刚指出,国际上固定收益领域久负盛名的大公司,固定收益一般有20%到60%的人在跟踪信用分析评级。

  比如,2012年,宏观经济层面上,经济增长和通胀双双下行,其中国内CPI一度下到1.8%的同比增长水平。这样的下滑速率已经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但是,十年期的国债年收益率只是小幅滑落到3.2%就停止下行。这显然是受利率市场化后,资金收益率需求明显抬升的影响。

  据介绍,目前富国基金所有信用债的买入都需要经过内部评级。而在饶刚看来,内部评级系统尤为重要。“国外评级市场很成熟,什么样的评级对应什么样的收益率,细分得非常清晰。而国内市场大部分公司的评级都落在2A区域,实际上其中公司质量的差别非常大。市场好的时候,所有债券都一起涨,但在市场不好的时候,资质差的债券就会跌回来。”

  “金融脱媒后银行短期资金成本上升,导致资金的成本中枢不断上移。从而制约了国债收益率的下行空间。”饶刚认为。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另外,今年以来,债券市场中,信用债的表现明显优于利率债,这个过程也与宏观经济的下行趋势相违背。过去的观点认为,越是坏的年景,资金越是害怕风险,而会转向更为保守安全的利率债品种。

版权声明:本文由十博体育发布于财经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富国基金饶刚:债券投资是时间的哲学